《纽约时报》:谷歌眼镜光环褪去 成反面教材

谷歌上周宣布,将停售个人版谷歌眼镜,并将开发组从Google X分离。《纽约时报》网络版发表分析文章称,谷歌虽然没有放弃谷歌眼镜,但却是一次战略上的后退。谷歌眼镜在面世之初备受关注,但是受到监管、隐私等因素的阻碍,该设备并未得到快速发展。谷歌眼镜更像是一个硬件开发目的不明确导致产品陷入困境的案例研究。以下是文章摘要:

上周四,谷歌宣布将停售谷歌眼镜,并将该智能设备从公司Google X 实验室分离。

谷歌在Google+上称,谷歌眼镜将从Google X分离。不过,谷歌眼镜仍会提供给“认证合作伙伴”,供医院和工厂等场所进行商业化试验。但是,Explorer项目将会关闭,软件工程师和设备发烧友将无法再买到个人版谷歌眼镜。

战略后退

谷歌没有放弃谷歌眼镜,但至少“按下了重置按钮”。在一项不同寻常的安排中,谷歌称谷歌眼镜业务仍会留在公司,但负责人艾维·罗斯(Ivy Ross)将向托尼·法德尔(Tony Fadell)报告。在开发出Nest恒温器之前,法德尔协助苹果设计和开发了iPod。

“谷歌认为,他们应该将谷歌眼镜交给懂得如何将消费型产品推向市场的人。这个人能够同时从设计角度和营销角度进行考量。”市场调研公司Forrester Research分析师JP·格恩德(J.P. Gownder)表示。

此举对谷歌眼镜来说,是一次低下的后退。就在两年多以前,谷歌眼镜还是谷歌年度开发者大会Google I/O上的明星产品,也是谷歌为深入硬件销售领域而采取的核心努力。

在当时的大会上,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与佩戴谷歌眼镜跳伞的谷歌工程师进行了实时视频聊天。当年年底,谷歌眼镜被《时代》评选为2012年最具创新产品之一。一些人认为它时尚,其他人则将它用于艺术领域。

反面教材

而如今,谷歌眼镜更像是一个硬件开发目的不明确导致产品陷入困境的案例研究。谷歌眼镜和iPhone不同,后者是巧妙地将消费者已经了解和使用过的产品整合在一起。但是,消费者对于谷歌眼镜的使用并不是十分确定,导致了部分用户的流失。

谷歌眼镜还提前遭到了酒吧以及拉斯维加斯的禁用。美国西弗吉尼亚州的立法者则尝试制订立法,规定驾驶时使用谷歌眼镜是非法的。

“关于消费者为何确实需要这款设备,并没有明确的原因,”格恩德称,“这是个问题。当消费者没有用上谷歌眼镜时,他们会按照自己的假定想象其功能。而现在他们的假定是,谷歌眼镜是一款录像设备。”

谷歌硬件之路

谷歌眼镜也凸显了谷歌在消费型产品开发上参差不齐的记录。Google TV评价糟糕,并延迟了推出。就在谷歌发布谷歌眼镜的开发者大会上,谷歌还推出了一款售价299美元的流媒体音乐播放器Nexus Q。几周后,谷歌推迟了Nexus Q的出货,随后搁置。

随着科技技术从PC向手机、手表甚至是像恒温器这样更为普通的设备转移,谷歌需要在硬件市场取得立足点。谷歌利润丰厚的广告业务是基于对用户在网上行为方式的观察,所以掌握对用户在PC和手机以外设备上的习惯能够让谷歌对用户有一个更为全面地了解。

但是,要想让消费者购买你的硬件产品,企业开发的产品不仅需要实用,还得具备漂亮外观、看起来很酷等更多“虚”的品质。去年,谷歌眼镜重要合作伙伴Luxottica的董事长称,他自己并不会佩戴谷歌眼镜。

谷歌在硬件领域也并非一事无成。比如Chromebook笔记本,其主要卖点是价格。谷歌还推出了一款售价35美元的流媒体设备Chromecast,但是并不时尚。其高雅之处在于在外人几乎注意不到的情况下将谷歌的强大软件产品植入到电视中。

但是格恩德表示,谷歌眼镜得到了媒体的广泛宣传,技术似乎不是主要问题。他认为,谷歌眼镜让消费者着迷,但同时保持警惕。Forrester在最新调查中发现,43%的受访者对谷歌眼镜感兴趣,但是50%的受访者也持有隐私担忧。

“从隐私角度讲,我们当然愿意看到谷歌放弃这款产品,”电子隐私信息中心总裁马克·罗滕伯格(Marc Rotenberg)表示,“谷歌的战略后退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进展,特别是在其高调推出谷歌眼镜之后。”

罗滕伯格称:“但是这也点到了科技产品设计在牵扯到隐私方面的一个更大问题。为有需求的用户开发智能眼镜和手机,这不是个问题。但是对用户周边的人监听并录像,这就是个问题。”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