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米黄汪揭秘小米智能手表团队 千万销量这样炼成

   本月初,记者曾与华米科技创始人黄汪进行了一番面对面的交流——在创造了1850万只手环销量记录后,其首次对外透露小米手表与华米在智能医疗领域的全新战略布局。

  昨晚,这位国内智能穿戴领域最早且最成功的创业者作为嘉宾,参与到了线上分享活动创课之中。在长达两小时的主题分享与社群对话过程中,黄汪就大家普遍关注的穿戴市场发展瓶颈、市场机遇、智能医疗等话题表达了见解,并针对硬件创业面临的产品迭代、设计落地、供应链管理、获取用户等常见痛点分享了自己的实战经验。

  对于从业者和市场的观察者来说,相当具有趋势性和指导意义。

华米黄汪揭秘小米智能手表团队 千万销量这样炼成

  如何跨越千万销量,成为消费级产品?

  “2014年7月22日小米手环正式亮相,3个半月后销量破百万;2015年3月单月出货量达到百万,9月出货量突破1000万;今年3月份,华米出品的手环销量超过1850万。”黄汪列举的这组数据直观地展示了华米团队的战绩。

  在数字背后,作为这支国内手环最大出货量团队——华米的掌舵人,黄汪也向我们透露了四次创业生涯中更多不为人知的经验与心得。

  在创立华米科技前,黄汪曾操盘了智器平板电脑(包括阅读App与线上杂志商城)和ZWATCH智能手表等项目,而后者团队中的核心人员也一直跟随着黄汪进行了华米的再创业。此后,黄汪为进行手表研发,特挖来了谷歌Android Auto、Android蓝牙等技术的研发团队,现在的首席设计师就曾参与过GoPro Hero 4、Nest等重要产品的开发。

  据黄汪介绍,目前华米科技的研发团队分布在硅谷、北京和合肥三地,而现在位于合肥的团队相互之间已共事超过10年,其是国内最早一批做嵌入式Linux的研发者;而华米的工业设计团队,则集中在硅谷。

  从工业设计到产品最终落地,黄汪表示其推进的困难在于“中国老板的三大毛病”:

  1、对工业设计喜欢“画龙点睛”,以为自己比设计师牛,结果是狗尾续貂;

  2、无视ID,山寨就好,赚钱要快。而工业设计是一个需要耐心、需要大量资源投入的领域;

  3、总想请一个高大上的“大师”来做设计,以为这样就能出高颜值产品。

  而黄汪自己的做法是“给予工业设计团队无条件的信赖和支持”。

  除去优秀团队的支持,黄汪认为小米手环获得成功的关键在于:

  1、待机时长的打破业界“7天”瓶颈,为用户建立使用习惯提供基础;

  2、良好的量产把控与供应链管理能力。

  关于小米手环的产品推新计划,黄汪给出的整体节奏是:

  1、功能精简,提供最基础需求,如计步、睡眠监测、来电与闹钟提醒,并保证长时间待机;

  2、市场培育期阶段不做屏显功能,保证待机时长,培养用户习惯;

  3、针对运动人群的急需的心率监测功能推出光感版,产品功能加强与延展;

  4、市场成熟后,计划推出带屏幕显示的手环。

  对于硬件研发与产品迭代,黄汪分享了重要心得:

  “一般地,新产品不能包含超过前一代30%的新技术,否则会带来研发周期的很大不确定性”。

  针对如何提高产品良品率,黄汪给出的的做法是:

  除了硬件技术之外,华米十分重视产品内部测式。我们至少要做三轮内测才会决定是否上市。让每一个员工都有参与感,包括后勤大姐都可以参与内测吐槽,连财务都会吐槽产品存在的问题。

  对于如何占据更多的市场,黄汪给出了三条有效路径:

  第一条,一开始就做细分肥沃的市场,比如女性,不求量,求利润;第二条,备足大量资金,趁市场格局还没确定,直接入局基础市场,但这条路在运动手环领域已经行不通;第三条,把硬件做轻,做一个互联网公司。

  而回顾数次创业的披荆斩棘和起伏成败,黄汪提及他最深的感受是,“痛苦的地方是硬件的山寨化竞争。必须高颜值、高品质、低成本,三股力量聚拢才能战胜山寨”。

  可穿戴市场还有哪些机会?

  纵观国内的可穿戴市场,运动手环已经占据了大量份额且呈现出巨头割据的态势。对于新入局者,还将存在哪些机会?

  对此黄汪分享了自己的思考,而这些不仅仅是华米的机会:

  用户市场培育成熟后,不同领域的消费者将针对不同场景提出细分需求:

  1、使用场景需求,从运动与健康定位延伸建立的消费者大部分属于运动爱好者,他们将针对不同环境下的运动种类及其特点提出针对性的需要,在简单“计步”功能的基础上针对不同运动、不同场景进行功能加强,如骑行、滑雪、高尔夫、游泳及各种球类运动;

  2、外观设计需求,时尚人群对于产品外观的时尚、穿搭、美观等个性化需求;

  3、根据手环“机不离身”特性,可用于人体身份识别、小额免密支付等;

  4、借可穿戴设备在动作捕捉精准度方面的优势,充当VR/AR设备的最佳外设。

  随后,黄汪通过介绍华米与李宁等合作的范例,展示了可穿戴技术与体育行业更具体的商业机会:

  1、与马拉松赛事公司合作设置马拉松打卡积分自动排名,很受欢迎;

  2、去年,与李宁联合推出植入跑鞋的智能蓝牙模块,出货量100万只;

  3、今年,将与更多的运动鞋品牌商、创业模块公司达成合作,预计出货量约1000万只。

  此外,黄汪表示,技术门槛不断提高是智能硬件领域竞争的整体趋势,在传统硬件基础上加蓝牙/WiFi的常见“智能化”思路已经不具备发展的可能。

  做智能手表最大的坑?

  本月初,黄汪的独家对话中已透露,“大屏的”小米智能手表将在第二季度发布。在昨晚的线上分享环节中,他更是深入剖析了华米做智能手表的核心思路。

  原来在做出爆品小米手环之前,黄汪早期已经尝试过智能手表,他提及那段经历:

  “我的创业团队在我创办华米之前,也就是2013年就已经在做智能手表了,叫ZWATCH,当时还是用的智器品牌。这是一款通用型的智能手表,也就是说它什么都能干,但什么都干得很一般,没有哪个功能特别打动消费者”。“泛功能通用型产品”已经被黄汪的实践经验所否定。

  具体到手环/手表领域,“将手表当作通用平台去做是大坑”,黄汪补充道。他强调,通用平台与屏幕CPU将耗去产品过多的电量,与围绕用户使用场景省电的穿戴产品思维背道而驰。

  那么,从ZWATCH智能手表创业项目出发,经历小米手环爆发,再回归手表品类的背后逻辑是?

  黄汪表示,“我们从中(ZWATCH项目)汲取经验,从做智能手表倒回去,先做极简的智能手环,从手环开始分析消费者对可穿戴产品的需求。通过积累上千万用户的反馈及后台的大数据分析,找到能手表的需求点,再重新定义手表的功能,并把手环的需求用户的体验从端到端打通。”

  智能可穿戴行业的金矿在哪?

  在上述描绘的众多可能机会之中,黄汪团队最终选择了医疗领域,他表示,“每个点都还有机会,但是大的产业机会之一是医疗”。

  黄汪介绍,近年来随着传统技术与算法的加强,可穿戴设备精准地采集人体数据成为可能,包括基础数据(身高、体重、心率等)和重要数据(血压、血脂、心电图等);另一方面,在医疗方向,如血糖仪、血压计等设备,其智能化思路类似于家居产品:虽然传统,但却是刚需,存在改进空间。

  随后,他为我们描绘了一幅手环类产品在医疗领域的使用场景:

  通过FDA认证的医疗级可穿戴产品,意味着其采集到的人体数据能做为日常观测数据,并成为医生诊断的依据;相应云服务的启用,可以部分处于亚健康状态的用户远程得到专业人士的运动和健身建议,甚至进行远程诊断。

  “这些应用将极大节约时间成本,优化医疗资源分配;对于个人而言,也极具现实意义”,黄汪总结。他透露,华米将结合数据、资源和服务全套系统,今年内推出医疗级别的产品。

  在可穿戴医疗探索话题讨论的尾声,黄汪也不忘提醒后批进入的“掘金者”:“医疗可穿戴的坑很多,门槛也相对高。大家进入要小心谨慎!”

  关于行业、公司、产品的更多精彩问答

  1、如何看待“手环被手表取代”论?

  黄汪:你看普通手表有多少人戴?就知道智能手表不太可能超过这个数量。

  2、如何看待可穿戴设备的弃用问题?

  黄汪:究其根本是粘性问题,即设备有没有解决用户问题,如果不能解决用户问题想尽办法运营也没用。

  3、电子产品可穿戴化技术有哪些瓶颈?

  黄汪:主要体现在可穿戴设备的续航性能局限。电池技术是材料物理学基础问题,暂时无解。基于现有的技术通过快速充电解决,或者根据场景针对性地进行省电设计。

  4、低成本定价策略要逼近什么样的成本价才合适?

  黄汪:低成本定价需要保障产品成为爆款,否则死的很惨。

  5、可穿戴设备如何解决用户隐私漏洞?

  黄汪:隐私保护可以通过技术解决。华米已经有一整套的加密传输和ID认证技术,比如时间戳加密等。手环里面具有加密传输功能,已经成为趋势。

  6、成为小米生态链企业有何利弊?

  黄汪:与巨人共舞,你也必须高速成长!否则弊端就出来了。小米是华米的第二大股东(第一大股东是我和整个管理层)。小米在一开始给予的品牌背书和资源支持是显而易见的,我们当然也会拼命挖掘二股东的资源以帮助自身成长。但作为一家独立的创业公司,华米也必须两条腿走路,要能够自己有能力独立发展。

留下评论

Physical Address

304 North Cardinal St.
Dorchester Center, MA 02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