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内VR设备数量或超越智能手机

   近来虚拟现实VR)愈发火爆,投资者纷纷将眼光投向这一新兴领域。昨日,在北京举行的一场“VR与商业远景”讨论中,盛大集团总裁邱文友表示,以自己投资的公司来看,国外VR公司很多聚焦于关键技术,中国的VR公司主要做内容,其中绝大多数是游戏。

  投资者众

  “走进”等关键技术受资本青睐

  “在场各位多少是V R项目的创业者?多少是投资人?”昨天论坛上,紫牛基金合伙人张泉灵一上台便抛出问题,得到的答案是“投资人比创业者还多”。

  盛大集团总裁邱文友说,自己非常喜欢投资关键技术。因为这些掌握关键技术的公司要么会变成很大的公司,要么技术出来时被大公司用很高的价格买走。

  VR中的关键技术就是能解决使用者需求的技术。他举例说,此前在美国一家公司用V R观看酷玩乐队的现场演出,看到歌手在自己面前上蹿下跳,就很想走进,但那家公司的V R技术只能坐着观看。所以,能解决“走进”问题的技术就是VR中的关键技术。

  创领发现(UCCVR)创始人符国新则表示,自己看好细分领域投资。他认为,中国创业公司的优势不在底层技术和基础硬件,但在周边系统、应用、内容方面,国内公司有很大的机会。

  整合风险

  “头盔”类竞争惨烈,投资硬件“非常难”

  不管青睐项目如何,几位投资人却似乎有一个共识,不倾向于投资V R硬件。SigniaVC创始合伙人迪隆(Sunny Dhillon)坦言,尤其在早期创投的时候,投资硬件可能非常难。因为这需要大量资金和供应链,像苹果这样的大公司才能承受。

  符国新说,狭义的V R硬件指头戴显示设备或“头盔”,他对“头盔”的态度比较悲观。他认为,“头盔”的厂商很快将面临最惨烈的竞争,除非这些厂商能变成平台。但是,在OculusRift、HTCVive和SonyPSV R等“三大厂”的压力下,一般公司开发的硬件基本没有机会成为平台。

  改变体验

  身临其境,游戏、影视将更有“沉浸性”

  早在20世纪90年代,VR已经应用在军事、工业、医疗等领域,而现在,与普通人生活密切相关的游戏、影视、家装、零售、教育等领域受到了更多关注。在昨日峰会体验现场,有人变身“钢铁侠”大玩射击游戏,有人则逛起了样板房。

  沉浸性(Immersion)、交互性(Interactivity)和想象性(Imagination)被视为V R的基本特征,也被开发者和发烧友视为VR的妙处所在。美国V R公司P resenz创始人萨洛米(TristanSalome)在演讲中介绍,未来会出现一种新型的“进入式电影”,观影者不仅能置身于电影之中,还可以通过交互让电影走向不同的故事情节。

  而在SecretLoca-tion执行制片人萨姆林(EricSham lin)看来,除了给影视剧观众带来新的视觉享受,V R也使新闻和纪录片有了更好的呈现方式。“VR能让你身临其境地感受爆炸现场,体会受害者的痛苦,这是在传统媒体上不可能获得的体验。”

  未来前景

  5年内VR设备数量或超越智能手机

  VR应用在中国还是主要集中在企业级市场,未能到达普通消费者手中。

  诺亦腾联合创始人戴若犁、XimmerseCEO贺杰等人都认为,VR技术在硬件质量和应用内容上都不够完善,像当年的乔布斯和iPhone一样足以定义行业的标杆性产品还没有出现,这影响了VR在大众中的普及。此外,消费者市场的培育有一个过程,现在有了VR体验中心或主题公园,让人们能体验其中的乐趣进而愿意购买VR产品也需要时间。

  HTCVive中国区总经理汪丛青则对V R硬件的发展非常乐观。他说,电脑的普及用了30年的时间,智能手机的普及花了4年时间,VR的普及时间可能不用5年。他预计,5年后全世界人们拥有的VR设备会超过智能手机。

  现场体验VR视频

  昨日,体验区汇集数十家国内外VR公司产品。其中,一个根据科幻作家刘慈欣童话《烧火工》改编的VR视频项目展区前排起了长龙。

  南都记者戴上头盔后,眼前浮现浩淼的星空,可以360度旋转观看。手里拿的两只手柄也变成了一双有形的手。星星向自己靠拢时,挥动手柄,就可以让虚拟的手拨开星星,人和虚拟世界有交互感。

  这个VR视频由台湾的绘圣工作室制作。绘圣工作室的创始人杨修宇曾经负责李安导演的3D电影《少年派》的前期3D拍摄和规划。他对南都记者介绍,这次的视频专门为峰会准备,目前只有约两分钟,完整版将有10分钟左右。

留下评论

Physical Address

304 North Cardinal St.
Dorchester Center, MA 02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