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控制你的糖尿病?有款应用能干这事

今年4月,在宾夕法尼亚大学举办的首届每年一度的“互联健康研讨会”(Connected Health Symposium)上,该大学教研人员和创业企业家用一天的时间展示了全新的移动工具,病人可以用这些工具与其医生交流,可以记录完成健康目标的进程, 并可与面临类似健康问题的人进行互动。这些工具是“互联健康运动”(connected health movement)的精髓所在,互联健康运动是指一股由移动应用、无线设备和网站推动的潮流,这些技术手段旨在将病人与希望维护他们健康的人连接到一起。 本次研讨会以宾夕法尼亚医疗系统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Health System)首席执行官拉尔夫·穆勒(Ralph Muller)提出的一个颇具刺激性的问题结束:“可是,消费者真想被这么连接起来吗?”

想控制你的糖尿病?有款应用能干这事 的图片 热戴网

创业企业家断言,这一问题的答案是“绝对想”。但是,他们依然面临着诸多挑战: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U.S. Food & Drug Administration,简称FDA)正在准备针对移动医疗应用发布指导方针,为此,有些公司在将其产品推向市场之前,需要获得该机构的核准。即便 这些企业清除了那些政策障碍,但设计出对老年人等不愿意接受高科技产品的群体具有足够吸引力的新鲜玩意,依然远不是简单的事情。“我认为,科技产品被制造 出来并得到批准之后,企业面临的巨大挑战将是如何专心致志地改变高风险人口的行为方式。”在本次研讨会上发表演讲的沃顿商学院医疗保健管理教授凯文·沃尔 普(Kevin Volpp)谈到。至于说病人是否希望被这么连接起来,沃尔普谈到:“有些人愿意,有些人则不愿意,这也是这项挑战的一部分。”

虽然最早的互联健康产品一直专注于让人们保持健康——比如,Fitbit等公司便推出了人们可用于跟踪身体锻炼目标及类似用途的各种应用和无线设备——但最近的创新产品瞄准的则是特定的病人群体,尤其是心功能衰竭、糖尿病和肥胖症等需要每天都保持警惕的慢性病患者。

举例来说,设在波士顿的Wellframe公司利用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简称MIT)开发的技术,为慢性病患者开发出了该公司的合作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雅各布·萨多迈尔(Jacob Sattelmair)称为“数字秘书”(digital concierge)的产品,“该产品能指导病人保持良好的身体状态。”同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这次研讨会上演讲的萨多迈尔谈到,这家成立于2012年的公 司,目前正在心脏病发作康复后的患者身上测试其首款应用。

一般而言,心脏病患者每周应该接受几次心脏康复指导,医生会告诉他们如何通过锻炼强化心脏功能。但因为工作时间的冲突或其他问题,病人往往会错失与医生的 约定,萨多迈尔谈到。“我们要做的是,利用技术手段扩展这种项目的应用范围,供更多的病人更便捷地使用,同时,降低提供这种服务的单位成本。” 萨多迈尔谈到。

给病人开具的“应用药方”,规定了病人在康复期间每天需要做的事情,以降低他们心脏病复发的风险,其中包括提醒他们按时服药。Wellframe的应用还 可利用手机加速计跟踪和报告病人的身体活动情况。“我们关注的并不是一项可代替医务人员治疗的技术,而是(对医务人员治疗效果的)增强。”萨多迈尔表示。

参加该公司初步可行性实验的病人年龄从40岁到80岁不等,他们需要将这款应用使用几个月的时间。“病人的参与率很高,而且我们从病人和医生那里都得到了 非常好的反馈。”萨多迈尔谈到。实验期间,超过80%的病人“被纳入了”自己的康复计划,这就意味着他们完成了日常任务的一半以上。该公司希望在一个即将 举办的心脏病康复会议上提交该项实验的全部结果。

据萨多迈尔说,Wellframe公司推出的这类应用的支付系统还没有建立起来,不过他对保险公司最终加入到互联健康计划支持者的行列感到乐观。“旨在促 进医疗服务提供者重新思考其提供医疗服务方式的政策变化有很多。”其中包括对那些“再入院率”(readmission rates)高企的医院的惩罚,以及“责任医疗组织”(accountable care organizations,简称ACOs,也称为“可信赖医疗组织”)的兴起,责任医疗组织是由医疗服务提供者构成的网络,他们可根据自己提供的医疗服 务质量从保险公司获得“打包”支付的费用,他谈到。“我们并不指望变化会在一夜之间发生,但我们确实认为,巨大的变化即将到来。”

铺就一条健康之路

2009年,宾夕法尼亚大学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简称NIH)得到了启动“健康之路”(Way to Health)计划的资助,健康之路是跟踪数字医疗工具的效用,以及这些工具对改善医疗服务结果的经济动机进行的一系列研究。“我们动用了电子计步器、远 程血糖仪、血压表袖带和血压表等设备。”沃尔普谈到,他与沃顿商学院医疗保健管理教授戴维·阿施(David Asch)共同负责管理该计划。“我们对测试提高高风险病人参与率的方法非常感兴趣。”研究者倡导的行为包括戒烟、减肥和药物治疗依从性(medication adherence)等。

虽然只完成了几项研究,但早期结果表明,技术手段和有形的奖励能成为一个强大的组合。举例来说,在费城儿童医院(Children’s Hospital of Philadelphia,简称CHOP)进行的一项研究中,体重超重的员工应招参加了三个减肥计划中的一个。第一组被设定了减肥目标,并用电子提示提醒 他们参加每周的体重称量。第二组员工也需要每周称量体重,如果他们完成了目标,还可获得100美元的电子货币。第三组员工除能得到同样的财务奖励之外,还 可得到其他好处:他们每人均被归入由5位员工组成的小组,并被告知,如果小组的每位成员(成员是匿名的)都达到了他或她的目标,那么,该小组就能分享 500美元的奖励。

“我们发现,就帮助人们减轻体重而言,小组奖励的效果要显著得多。”沃尔普谈到。这项成果刊登在4月期《内科学年鉴》(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上的研究表明,采用小组奖励方式的小组成员,比个人奖励小组成员多减重约3.2千克。

沃尔普谈到,这项研究的参加者须在一台电子秤上称体重,称重时,电子秤会给他们拍照片,电子秤不但能验证称重者的身份,还能对他们的减肥进程马上提供可视 化的反馈。他还补充谈到,这项技术虽有助于刺激人们减肥,但他认为,功劳在于电子秤、财务奖励以及社会压力的协同作用。“技术手段本身只能走这么远了。” 他谈到。“我们得到的总体结论是,那些对疾病控制不力的高风险病人并不会频繁诉诸这类技术手段。所以,为让人们使用这些技术手段,你必须制订一个参与策 略。”

在今年夏季开始的“健康之路”的另一项研究中,沃顿商学院商业经济和公共政策学教授朱迪·凯斯勒(Judd Kessler)准备利用技术手段以及各种社会和经济刺激手段的组合,来探究如何让病人更好地坚持某个药物治疗方案。他在这项研究中使用了一种瓶盖中内置一个蓝牙发射器的药瓶,每当瓶盖被打开后,这个发射器就能像“健康之路”平台发射一个信号(可就此认为研究的参加者服用了一片药)。

凯斯勒谈到,这项研究的目的在于探明鼓励药物治疗依从性的最佳途径,而且还在于确定帮助人们形成新习惯——在干预停止以后依然能固守新习惯——最有效的方 法。第一组成员——也就是实验的“对照组”——只得到装有发射器的药瓶。另一组成员除得到药瓶以外,还能得到提醒他们服药的电子邮件、手机提示或短信提 示。第三组成员可获得以上所有条件,另外,他们每周还能得到一份告知他们药物治疗依从性表现如何的报告。还有一组实验参加者,如果他们能按医嘱服药,每天 可得到1美元的奖励。最后一组成员——被称为“反馈朋友”(feedback friend)组——虽然不会获得金钱奖励,但可让一位朋友或一位家庭成员收到每周报告的副本。“比如说,如果病人是我父亲,那么,他可以推荐我或者我兄 弟当他的‘反馈朋友’,我们每周都能看到他的表现如何,所以,我们可以给他打电话鼓励他做得更好,或者打电话对他表示祝贺。”凯斯勒谈到。

凯斯勒谈到,他最感兴趣的是探究反馈朋友的方式效用如何。“我的研究专注于各种行为方式中的社会因素。”他谈到。“所以,虽然这是一项关于药物治疗依从性 的研究,不过就做对社会有益的事情而言,这项研究同样具有广泛的意义。”他还补充谈到,此前的研究认为,社会因素在医疗保健领域具有强大作用。

克服障碍

对试图将互联健康平台商品化的创业企业家来说,这项工作可能会面临诸多挑战。5月,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警告一家名为Biosense Technologies印度公司,它的一款应用被视为一种医疗设备,所以,必须得到监管机构批准(方可应用)。该公司推出的名为uChek的产品,是一 种分析尿样检测试纸的应用,这种试纸已获得食品和药品管理局的批准,但只能用于目视判读。一旦这款手机应用被用于分析试纸检测结果,就必须单独得到医疗设 备的应用许可,该机构在写给Biosense的信中写到。

到今年年底,食品和药品管理局有望出台阐明哪些手机应用需要得到监管机构批准的指导方针。这些指导方针的草案规定,类似于Biosense Technologies公司产品的那些用于诊断的应用,必须作为医疗设备得到批准。这份文件还表示,当应用被用于收集特定病人的信息,并被用来帮助医生 计算药物剂量等工作时,食品和药品管理局便可能对它们实施监督。

设在巴尔的摩的WellDoc公司合作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宾夕法尼亚大学本次研讨会的演讲人瑞恩·西斯科(Ryan Sysko)对听众说到,他的公司为其首款产品获得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的许可耗费了两年多的时间,这是一款糖尿病应用,病人可用来与其医生互动,并能管 理病人的用药、血糖监测和生活方式选择等事务。医生打算像开具一种药品一样为病人开具这款“应用处方”,所以,该公司从2005年产品推出之初,就开始着 手申请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的批准。

“食品和药品管理局想知道的是,你的公司是否处于受控状态,是否拥有管理企业所有环节的质量体系和标准操作流程。”西斯科谈到。“我认为这是小公司必须付 出的最大投资。我们公司的情况当然并不例外。我们之所以花费了这么长的时间,部分原因在于,我们的程序还不够成熟,应用中还有些缺陷。这对食品和药品管理 局来说,也是闻所未闻的事情。”

除了应对监管政策带来的挑战以外,互联健康设备的发明者还必须了解这样的技术手段最适合应用在什么地方。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教授、列奥纳多·戴维斯卫生经济研究院(Leonard Davis Institute of Health Economics)高级研究员詹森·卡尔拉维什(Jason Karlawish) 谈到,采用技术手段刺激老年人的健康行为也是一项挑战。“这一领域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因为我认为,如果你观察一下各个年龄群体的状况便会发现,老年人往往 对注重平和和使用乐趣的产品创意反应更积极,而年轻的成年人则更喜欢面向未来的产品,喜欢令人兴奋的产品。”卡尔拉维什谈到。

卡尔拉维什最近完成了一项探究经济奖励和精神奖励在促使老年人参加身体锻炼中的不同作用的研究。在这项研究中,有些参加者获得了一个步行计划说明,这种计 划“情绪中立”,而且没有金钱奖励,卡尔拉维什谈到。还有一组参加者获得的该计划含有更积极的信息,但同样没有金钱奖励。第三组和第四组参加者分别获得了 以上两种计划说明,此外,如果他们完成了目标,还能获得金钱奖励。“从结果来看,(就刺激参加者完成步行计划而言)金钱奖励的承诺与只是积极的情感信息相 比并没有显著差别。”卡尔拉维什谈到。

那么,病人到底想在多大程度上与这种医疗保健系统连接起来呢?如果互联健康运动能发展到能让他们与自己的医生不间断互动的程度,他们会签约使用所有这些新技术手段吗?据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专家们说,这一问题还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

沃尔普谈到,在一项已经完成目前正在接受出版审查的研究中,控制血糖和血压不力的病人会得到自己取得的进步的反馈,而且有机会通过电子手段与其医生连接起 来。“这个计划的效果非常好,但很难说在多大程度上归功于与临床医生的连接,又在多大程度上是因为每天的反馈信息。”沃尔普谈到。他还补充谈到,所有的互 联健康设备发明人都必须认识到技术手段的局限性。“技术手段只是个促成者。重要的挑战在于改变人们的行为方式。”
发布日期 : 2013.07.31

留下评论

Physical Address

304 North Cardinal St.
Dorchester Center, MA 02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