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穿戴设备促进自测族崛起

从计步器到智能手表、从Nike+到谷歌眼镜……可穿戴智能终端的流行,让随时记录自己身体的各项数据,不再是数码产品发烧友或“健身怪咖”的专 利。如今每个普通人都可以摇身一变,成为时时刻刻为自己健康加油的“科学家”——不仅记录每一次步行的距离、每一餐饭的热量、每次睡眠的时间,同时还将这 些数据上传到云端,与朋友或是路人甲一起分享。

……今天我打了4通电话,平均每次24分钟,座机显示刚刚一通打了22分钟23秒。

前晚坐火车到布鲁克林花了45分钟10秒,我用智能手机计的时。

计步器显示,昨天健身跑平均1英里用时8分45秒,成绩一般。因为昨天是悲催的截稿日,我只步行了4000步,没有达到每天10000步的目标。

Kindle阅读器显示,朋友推荐的书看到45%,换做以前的我,只能估摸着大概读了一半多点。

健身房的握力训练坚持了54秒,而本来我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做到整整一分钟,多亏手机的秒表功能让我认清了现实。

我的最佳睡眠时间是7小时20分钟,平均一晚醒两次……

——摘自一名纽约普通人的日记

  日常生活中,这些人都“自测”些什么

“今天我打了4通电话,平均每次24分钟,座机显示刚刚一通打了22分钟23秒。前晚坐火车到布鲁克林花了45分钟10秒,我用智能手机计的 时。计步器显示,昨天健身跑平均1英里用时8分45秒,成绩一般。因为昨天是悲催的截稿日,我只步行了4000步,没有达到每天10000步的目标。 Kindle阅读器显示,朋友推荐的书看到45%,换做以前的我,只能估摸着大概读了一半多点。健身房的握力训练坚持了54秒,而本来我一直以为自己可以 做到整整一分钟,多亏手机的秒表功能让我认清了现实。我的最佳睡眠时间是7小时20分钟,平均一晚醒两次,因为我戴的健康腕带有测量睡眠时间和深浅的功 能。不仅如此,我还确定了以前只靠猜测得出的结论:除非吃安眠药,否则我睡得太浅。”

可穿戴设备促进自测族崛起 的图片 热戴网

这是纽约一名普通白领的日记,平铺直叙的文字寡淡如水,唯一的亮点是其中包含的数据量,它们丰富到20年前根本无法想象。如果100年后的社会家需要了解一名单身纽约客在2013年的日常生活细节,拜“人体数据自测”的流行,他只要直接将这段文字复制上去即可。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最近一次对互联网与美国人日常生活的一项全国性调查显示,七成美国人出于各种目的、采用各种方式持续测量、记录自身健康数据。 该调查显示,人们最普遍记录的是体重和饮食,三分之一人还跟踪记录血压、血糖、睡眠等更为复杂的健康指标。这当中有不少人仅凭简单的大脑记忆,但调查显 示,目前有超过50%的受访者通过数字技术或纸笔直观记录下健康数据,而这与穿戴数字设备的大范围流行密切相关——统计显示,2012年美国体育健身类的 消费电子市场规模达700亿美元。据预测,到2018年,诸如智能手表、智能眼镜等可穿戴设备出货量将达4.85亿台。以“可穿戴科技以人为本”著称的 Jawbone公司,其市值保守估计已达10亿美元。谷歌眼镜还未上市,已备受瞩目。

如果仅仅是糖尿病人为了生存监测血糖水平,谈不上人体数据自测的“狂潮”。称之为狂潮,是因为如今每个普通人都可以摇身一变,成为时时刻刻为自己健康加油的“科学家”。

人体数据自测狂潮倡导的“成为自己的专家”,体现了一种精益求精、不断超越的信念。在《健身怪咖》一书中,作者布鲁斯·佩里写道:无论用哪种工 具自我测量、记录人体数据,都体现了健身怪咖们对身体健康的有益痴迷。用佩里的话来说,我们应该“重启”人体操作系统——“‘健身怪咖’绝不会轻易照单全 收所谓专家给出的放之四海皆准的健康意见。”

“健身怪咖”还不能与自测狂人划等号。真正的自测狂人不仅记录每个步伐、每次饮食、每次睡眠,还常常与朋友们分享。男人把体重指数(BMI)从 健身房直接上传到云端;女人则在脸书(Facebook)上公开每天步行记录。曾撰文《我的Twitter减肥真相》的纽约时报记者布莱恩·斯泰尔特,就 是典型的分享型自测狂人:他发现自己如果只靠节制饮食,就减不了肥,所以用Twitter随时随地记录一切饮食。

抱着鞋盒,细数摩挲里面珍藏的一张张泛黄的老照片,已不再是当代人的怀旧方式,毕竟谁也不能排除天灾人祸把鞋盒和老照片毁于一旦的可能。如今的 美国人用Fitbit健身管理系统、Amiigo鞋内传感器、Basis腕带、室内环境监测系统、Jawbone的Up睡眠健身腕带、谷歌眼镜等等可穿戴 设备“第一手”记录健康数据,甚至健身视频。此外,人们在高朋团购网上就能轻松买到热销的emWave2心率变化监控器。

人们以健康、自我认知、组织管理或提高效率等等为由收集这些人体信息。他们相信,通过人体数据自测,能成为更好的自己。但每一枚硬币总有两面: 人体数据自测可能会w带来什么风险?一旦穿上人体数据自测的“红舞鞋”,就真能如愿过上更好的生活吗?自身健康数据上传到云端,是否意味着放弃了部分隐 私?

  “有秩序的人生”

早几年丽萨·贝茨拉克鲁瓦第一个孩子出生时,她丈夫用Excel表格记录丽萨的每次宫缩,让那些难忘的时光凝固成永恒的数字记忆。今年,尝到自 测甜头的丽萨设计了一款量化夫妻关系的软件。丽萨的软件根据实用心理学书籍《他和她的需要如此不同》而设计,夫妻关系好比长期银行账户,善意、慷慨等积极 行为列“收”,自私、残酷等消极行为列“支”。如果丈夫挑起骂战,他被扣3分;如果太太做晚饭,她得1分。丽萨数月来这样记录她和丈夫的生活,以此衡量婚 姻关系进退。

别以为丽萨是计算机专家。其实,她是一名48岁的女演员,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丽萨大叹苦经:恰恰因为自己生活一团糟,才一心一意要过上“有秩 序的人生”。丽萨夫妇自称“自测者”,他们投入的“自测运动”2008年由连线杂志主编凯文·凯利等发起,主张为更好的生活,而不懈“量化自我”。

5年来,通过定期聚会,美国自测者已达百万,其中铁杆粉丝数以万记。糖尿病人用智能手表监测血糖水平只能算初级自测水平。自己的体重指数 (BMI)、每一个位置信息、通勤路线及最优工具、基因组序列、自我心理评估,甚至排泄物,都没有被自测者放过。自测者还可以登录网站 750words.com记录日志,通过文本分析自己的精神状态,比如有人通过每天记录摄入的黄油量来判断黄油会不会让自己变快乐,也有人借助科技来决定 最适合在哪个城市生活。除了量化自己,宠物、婴儿都“被自测”——日本人用GPS项圈跟踪自家宠物,还有人通过测量宝宝的皮肤温度和运动来解读其精神状 态。

“自测大咖”们走得更远:蒂姆·费里斯通过量化自我而荣登畅销书榜;更激进的德州大学神经科学和成像专家罗素·波特拉克1年来坚持每周做一次核 磁共振成像(MRI)、验一次血,以观察自己大脑和代谢功能的波动规律。每天在同一地点拍摄孩子同一姿势照片来记录其成长历程的父母,现在可以自豪地宣 布:欢迎来到“DIY大数据”时代。

“我们自测者的口头禅是‘你是唯一’,意味着你在实验中,不再是2000份样本中的1份。你是全部、仅有的样本。”通过睡眠自测,克服睡眠紊乱 顽疾的雷·霍尼韦尔说。26岁的阿米莉亚·格林霍尔已坚持自测7年,她把自测升华到“正念禅修”的高度:“如果我胖了或瘦了,如果我紧张或睡眠不足,自己 就会知道。”

自测运动创始人之一的加里·沃尔夫在TED演讲中说道,他收集包括一觉醒几次、每分钟心率、每天摄入咖啡因量在内的各种自我数据。他认为,自测人体数据是一种“自知之明”,体现了一种追求健康的理念,其前提是相信自己了解越多量化细节,日常生活更容易得到改善。

 

 自测者说:自己对自己的身体负责

确实,自测运动能帮助某些人群切实提高生活质量:通过追踪饮食,可以吃得更科学、更健康;糖尿病人通过跟踪血糖,可以更好地自我控制;哮喘病人 通过集成GPS与无线传感功能的哮喘吸入器,可以记录哮喘或气短症状以及发病详细信息,有助于发现特定地点是否存在植物或化学物质等致敏原。

自测运动的精神可追溯到上世纪50年代的健美运动风潮,甚至更早的启蒙运动。但如今来袭的自测狂潮完全是当代科技的产物:更好的电子传感器、无所不在的手机,特别打电话已沦为附属功能、其他功能后来居上的智能手机,在生活中俯仰皆是。

数十亿地球人口使用手机每小时产生的位置、移动、视频、照片、音频,甚至医疗的信息流已达千兆字节。每天近3亿封电子邮件(其中大部分为垃圾邮件)在世界流转……这些只是数字世界的一角。

“自测者融入大数据没有任何困难”,《大数据》一书的作者肯尼斯·库奇对自测运动乐见其成:“大数据的关键不在数据规模之大,而在‘新’——我们之前只在研究室收集人体的呼吸、心率信息,而现在一个普通人可以天天随手做到。”

同时,自测也是一种关爱自我的方式。“过去只得依靠专家在实验室、医院里不断研究才有可能发现睡眠规律;现在人人都可以花100美元买个Up腕带,找到自己的最佳睡眠时段。”

实际上,自测是“自己成为专家”的一种方式。自测者可以了解到所有事物的概率和可能性,小到药性,大到选举,但并不能获得为自己度身定制的专属信息。

计算机专家拉尼指出,即使普通人不得不“像科学家那样挑战偏见、厘清观念”,这对社会生产力有益无害。此外,“从对自己体内一无所知到实时了解,确实值得。我现在50岁,刚刚开始学习如何使用自己的身体。”

眼下自测运动圈内已形成自测文化,把自测定位成:自己对自己的身体负责。自测者不需要别人对自己的健康说三道四,甚至不需要医生告诉他们该怎么 做。据皮尤研究中心一项全美范围的健康调查显示,相比自测跟踪前,四成自测者会向医生提出更多问题,或希望提供更多医疗方案的选择。

  忠告“自测”或许让人变得脆弱

人体数据自测的阴暗面也同步来袭。首先,数据密集会引发臆想症,如果无时无刻不监测自己,自测者真生病时,很可能把自己的症状忽略为“统计噪 声”而不加重视。纽约心理学家史蒂文·赖斯纳给出一个自测严重影响生活的真实案例:“一对夫妇找我时竟然相互抱怨,对方不能给自己‘增值’。”

不少女性自测者反映,自测运动对控制体重卓有成效。但物极必反,长期的强迫性人体数据自测,可能造成厌食症或贪食症。专治饮食失调的戴安娜·弗里德医生去年就撰文指出:过分痴迷于用手机自测记录饮食和运动,会助长厌食症发病。

其次,隐私被侵犯,是人体数据自测者们面临的又一大问题。听上去不可思议却真实发生的是,英国一家公司已经明确要求员工使用可穿戴设备,管理层 认为此举可以有效“监控管理”员工的健康状态,以减少公司的医疗费用支出。计算机专家拉尼也警告美国自测者,随时上传的身体数据很有可能被保险公司非法获 取,当你在投保时,保险公司完全有可能收你更多的保费。

这绝非危言耸听,三年前,尼尔森公司就试图从精神病康复者私密的网络论坛上收集病患的健康信息。“只要你自我测量数据,只要你使用云服务,就有 可能被人利用。”拉尼尔解释,“是你让自己变脆弱的。”信息安全专家明确指出:互联网总是处于监视状态,自测者不是不清楚自测潜藏的私隐泄露风险,他们的 普遍心态是:祈祷自己运气不会那么差!

除侵害个人隐私外,拉尼还指出自测运动的另一大危险:自我生活狭隘化。如果人生只剩下串串数字,和机器人有啥区别?丽萨坦言,她刻意专注于记录自测数据,不让自己情绪免受其他方面影响。人们往往对儿时玩具的木质纹理、旧情人的只言片语、毕业晚会礼服、泛黄的明信片念念不忘。如果没有这些真切的记忆,以后人们怎么怀旧?所以现在断言自测运动如何改变普通人的生活,为时尚早。

毋庸置疑,数字化是这个时代的标签。“今天我们称之为以人体数据自测,明天就叫作保健了。未来,不是一部分人自测,而是所有人自测。”自测运动倡导者们对此深信不疑。

叶凯

留下评论

Physical Address

304 North Cardinal St.
Dorchester Center, MA 02124